雁王

(金光布袋戏虚拟人物)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金光布袋戏虚拟人物。
本名上官鸿信,前任羽国之主。个性阴沉而稳健,心计深远而可怕,身负寰宇诏空神卷,武功高绝。为前任墨家钜子默苍离之弃徒,甫一入世便接连布局拔除墨家九算,却又与九算之一的凰后维持合作上的平衡,与新任钜子俏如来关系微妙。
以动乱九界为行事准则,所作所为无不挑战着对手的信念与人性,被视为黑暗、浑沌的存在。
中文名
上官鸿信
其他名称
高鸿离
配    音
黄立纲
登场作品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生    日
2015年3月4日(初登场)
年    龄
29(东皇战影) [1] 
性    别
封    号
雁王
身    份
羽国之主
原根据地
羽国
现根据地
尚贤宫
武    学
寰羽诏空神卷
武    器
断云石
初登场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二十七集
本尊雕偶师
洪有聪
编    剧
李白、三弦

雁王人物设定

编辑

雁王基本信息

姓名:上官鸿信
性别:男
年龄:29岁(东皇战影) [1] 
身份:羽国之主
封号:雁王
化名:高鸿离(据三弦所言:“鸿”取原来的字;“高”是指飞的意思,指的是他飞得非常远;“离”则是离开羽国这件事。) [2] 
称呼:小鸿(比鹏)、王上(冥医、神蛊温皇)、先生(赤羽信之介)、上官先生(北冥皇渊)、落翅仔(公子开明)
初现身: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三十四集(下档预告)
正式现身: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二十六集(片尾背影)
初登场: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二十七集(羽国访客,未露脸)
正式登场: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三十一集(与俏如来见面)

雁王形象描述

赤羽信之介:英姿俊朗,气度不凡。
巧灵:面容俊秀,讲话很斯文。
神蛊温皇:英姿勃发,气宇轩昂。

雁王武学

羽国镇国神功,唯有王族血脉才能修炼。心随意发,任意变化断云石的形态(神物任化),更能突破三颗断云石的界限。在战斗中变化过狼王爪、凤凰刃、文帝双剑、啸灵枪、墨狂、裂羽铳、混天拐、海皇戟,但变化所得的王骨兵器实际未改变材质,并无王骨灵能,本质上还是断云石。
招式:雁翼回翔、凤翼燎原、神物任化
其他:刀、枪、剑、爪,雁王无一不精,无一不巧。
武器:
断云石(能操纵六颗):
断云石 断云石
羽国特产,只有羽国人能操纵,据雁王所说,能同时操纵三颗断云石便是绝顶高手。
断云石第一具备吸收功力转化的能力,既能吸收使用者的功力,瞬间爆发,也能吸纳攻击气劲;第二可以判断使用者感应的内力;第三能够预先作为埋伏,根据真气追踪攻击敌人。
裂羽铳(赠予凰后):
鲁缺按雁王要求所造,能充分发挥断云石特性的武器。结合断云石的结晶,可融合使用者自身内力,既能单点狙击,亦能散发退敌。
因雁王不需要,在苗疆乱局之时赠予凰后。
雁王曾在击败铁骕求衣,后者被墨雪不沾衣救走时以神物任化将断云石变化成裂羽铳狙击。

雁王人物背景

编辑
天资卓越、智武双修,少年封王并广施仁政,事迹在民间广为流传。后在策天凤(默苍离)辅佐下平定羽国内乱,一统羽国,为羽国志异中记载的仁君。在此期间拜策天凤为师,却因不能一视同仁的舍得,不忍弑师血继,未能通过最后的铸心局,与策天凤有过婚约的霓裳公主也在霓霞之战中身亡,个中内情仍不得而知。
官方桌布:覆地揽天 官方桌布:覆地揽天
九年之后,禅位后的雁王,神秘地出现在尚贤宫,私下用《羽国志异》引导俏如来见面,向他表明同门身份,声称此次来中原是为了完成师尊遗愿。与此同时,他也联合凰后针对剩余的九算(铁骕求衣、欲星移、玄之玄)布下一连串的杀局。

雁王人物经历

编辑

雁王羽国内战

平定了羽国持续三年的内战,一统羽国,为羽国百姓带来了和平安定的生活,但雁王的父亲、小妹也因此牺牲,空余权势、皇位和传诵千古的明君之称。(17~19岁)

雁王和平盛世

当和平降临,盛世再来,一片祥和的世界,住著一群愚蠢无知的百姓,以朽为净,以香为臭,将罪恶当成施恩,将善意视为当然,雁王开始质疑值得为了这群人付出吗?当这一点质疑产生后,越是挖掘深思,越是感到可悲无力,渐渐失去了对羽国及百姓的责任感,最终禅位离开。(20~28岁)

雁王亲临中原

来到尚贤宫,与一直等待他的凰后汇合,开始布局针对九算,首当其冲的便是玄之玄,为此布下七步杀局,表面上让众人以为是杀俏如来,实际却是将俏如来身边所有助力(赤羽信之介、剑无极、雪山银燕、燕驼龙、尚同会群侠)牵制,引出假死的玄之玄,让其为了立身光明之下的信念死于俏如来之手:
第一步:以俏如来提前应战为交易要玄狐攻击龙涎口,鳞王迎战身亡,欲星移错将矛头转向玄之玄。
第二步:欲星移的压力迫使玄之玄不得不处理金雷村事件,因与玄狐交易过,所以他仍想利用俏如来做筹码再与玄狐交易。但玄之玄了解玄狐,此番遭到陷害,稳妥起见只是派影形替身前往,果然玄狐早已接受了雁王的交易要杀他,影形身死。虽然真身逃过一劫,但名面上的尚同会之主玄之玄在众人眼中已死于玄狐之手。
第三步:“玄之玄”见影形身死,捡走随形剑却遭到凰后带领收服的墨者围杀,死于凰后之手,赤羽信之介赶到却仍慢一步,只见到尸体,却不知这具“玄之玄”亦只是第二个影形。
第四步:赤羽信之介得知玄之玄与欲星移见面后单独离开的消息后离开尚同会,俏如来亦被雁王约出,此时两人同时意识到雁王、凰后意在拖延,乃调虎离山之计后急奔回尚同会却慢一步,在凰后安排的墨者手下,玄之玄的尸身已然火化,没有骨痕证据无从反驳,坐实凶手便是玄狐,群情激奋之下俏如来不得不接受与玄狐决战。
第五步:俏如来与玄狐决战胜利之后遭到尚同会中的墨家死士追杀,俏如来为避免混乱伤亡命令非是内奸者从四方山西南北三个方向脱离,燕驼龙为其阻挡追兵,自己却赶往东方,亦是雁王所在方向,赤羽为牵制雁王不得离开。
第六步:俏如来继续撤退,途经半道遭雁王早已埋伏到地底的断云石突击重创。
第七步:凰后紧步而出,神田京一与剑无极赶到救援,双方僵斗。
杀棋:俏如来逃出四方山,但所有助力均不在身旁,早已等候在此的玄之玄查探情况确认再无埋伏之后现身,欲杀俏如来取代其盟主身份重回光明之下,但忽略了自己早已感染血纹魔瘟而死于止戈流之下。

雁王苗疆之乱

用潜藏于苗疆的墨者制造了苗疆乱局,让苗王迫于形势不得不处置铁骕求衣,铁骕求衣为拔墨者欲将计就计、以身犯险,用命引棋却仍是棋差一着,未想到雁王早料到此步,铁军卫中墨者的破绽亦是故意透露,让苗王为防墨者两军并进。先用兵符命令铁军卫突击王宫兵马,墨者所在兵营率先响应,再用墨者假扮王宫人马袭击铁军卫,援军自相残杀,苗王亦被雁王引出均无法救援铁骕求衣。最终正巧来到苗疆游玩的海境太子北冥觞与正巧来到苗疆求援的俏如来插手方险险救下铁骕求衣性命,但后者为了杜绝苗疆乱局造成的影响改名御兵韬,不再担任军长一职,“铁骕求衣”已死,苗疆军力也受到重创。

雁王地门之战

在初接触地门情报不久后选择利用墨者与大智慧建立精神联系深探地门,一举见到了大智慧与缺舟一帆渡,并推测出缺舟一帆渡为大智慧的一体两面。要鲁缺帮忙打造了具有广泽宝塔相同功能却十分小巧的增灵器,于俏如来联合苗疆围攻地门时布下,致使俏如来失陷地门,迫使欲星移不得不出海境,鳞王未死的信息也被雁王知晓。
欲星移与御兵韬深感雁王对地门之战的威胁欲在终战前拔除,联合布下杀局,想用假的灭却之阵引来雁王。雁王亲身入局,两颗断云石受制于阵法不能使用。御兵韬占尽地利尽展不世修为,并想利用第一次见面时故意留下的假破绽重创雁王,却被雁王将计就计将断云石埋入打败,原来雁王早料到此局是为杀他而布,亲身入局不是中计而是欲重创御兵韬,削弱其对抗地门的能力。
雁王虽然打败御兵韬但自身也有损耗,欲星移欲趁此时机恢复俏如来,却未料到雁王在北冥觞身上布下的后手,遭到断云石重创,大智慧欲将俏如来带回地门,危急之时却是雁王出手阻止。原来雁王帮助地门并不是为了助地门扩张至九界,而是加剧双方的冲突,创造两败俱伤之局,看相继受到重创的御兵韬和欲星移是否会选择为了对抗地门牺牲。
雁王再见大智慧,大智慧怒于雁王救走俏如来之举欲联手三大天护洗脑雁王却反遭嘲讽,最终受雁王诱服读取了他的记忆,建立了雁王人格的大智慧,在雁王人格的帮助下逼迫缺舟一帆渡回归,取得了绝对的武力,决定采取强硬手段实现自己的目的。地门终战,受到重创的欲星移、御兵韬和俏如来、神蛊温皇联合进入意识世界对抗大智慧。雁王亦于山峰上观战似有后手,此时公子开明前来牵制雁王,双方定下天允山生死赌约,要雁王揭穿公子开明真正的身份秘密。意识战结束后,魔世通道突然开启,却是元邪皇打开魔世通道来到人界了。

雁王邪皇归始

元邪皇率魔军入侵人界,号称要一统九界,实则暗藏心机,所在意的唯有烛龙血脉,以打破六绝禁地回归始界为真正目的。雁王接触修罗国度三尊之一的炽阎天,并以救回网中人为条件要炽阎天回答他的问题,既是为了获取情报亦是本就打算放出网中人制造混乱。
胜弦主、西经无缺、玄狐联手合击元邪皇落败,应龙师趁机攻打暗盟与修罗国度残兵,欲一举消灭两国在人界的势力,公子开明孤身救援却反被应龙师打伤,眼看炽阎天将死之际却是雁王现身救援,并令墨者打通退路助修罗国度残兵撤退,给予修罗国度庇护。公子开明为寻双尊来到尚贤宫,雁王却道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秘密,公子开明以雁王证据不足为由否认,却不料刚才的谈话早已被炽阎天听见,此举也是雁王离间之计,公子开明无法取得炽阎天信任只得悻悻离开,而雁王亦助炽阎天救出了投入火山口的网中人。
雁王一会应龙师,要用修罗国度的灭亡,换取凶岳疆朝与人界合作歼灭元邪皇。应龙师欣然接受,却于不归路全灭炽阎天与修罗国度残军后因为元邪皇的威胁举棋不定试图过河拆桥,反遭雁王嘲讽,指出诱饵不仅能引出元邪皇亦是应龙师杀胜弦主与西经无缺的关键,应龙师应承之余对雁王大起戒备之心。
应龙师将从魔世抓到的五百畸眼族当做诱饵布置在无极山,元邪皇果然在实力未复之际前来救援,胜弦主、西经无缺率暗盟部署迎敌,元邪皇身亡,暗盟除了胜弦主本人全数牺牲,胜弦主亦身受重伤,应龙师大喜过望,雁王提醒他苗疆必会保护胜弦主要其抓紧时间。应龙师率凶岳疆朝部署追击胜弦主,苗疆果然前来支援,双方牵制,应龙师孤身追击胜弦主一人来到不归路,欲杀之际公子开明却突然出现,应龙师大惊,因为按其与雁王的计划,此时公子开明应死在鬼祭贪魔殿,公子开明直言其中计,应龙师方惊觉此乃雁王的连环计,自己亦是目标之一,但称公子开明并无实力收场,此时网中人却突然出现,原来炽阎天是自愿牺牲,网中人吸收了炽阎天与所有修罗国度士兵的血肉提前复生,不归路亦再无可招的尸兵。

雁王天允之约

元邪皇肉身虽死却利用幽灵魔刀之能借体重生,不过也因为魔力耗尽而虚弱至极,正是最佳的击杀时机。此时雁王在得到元邪皇下落后叫凰后通知公子开明,并故意不给其通知援手的时间。公子开明为杀元邪皇底牌尽现,现出迦谛圣衣,继续追击之际却遭雁王拦路,原来迦谛圣衣就是证明公子开明身份正如雁王推测的最好证据。雁王要公子开明亲口说出其失败的铁证,若否便放弃这次杀元邪皇的机会,公子开明无奈下跪认输。
天允山之约将到期之际,雁王问公子开明打算何时履约,公子开明却以替雁王辅佐小空为交换条件要雁王作废赌约,并称只要将俏如来作为筹码就能让雁王心动,雁王称其为很好的答案后将天允山之约作废。

雁王海境暗潮

海境暗潮涌动,皇权之争一触即发。雁王提点北冥异引导其怀疑未珊瑚而与俏如来合作,威胁砚寒清令其采取主动,一方面与北冥皇渊合作破坏了未珊瑚的计划,另一方面却不想让北冥皇渊轻易取胜,隐瞒关键信息故意让螳螂捕蝉之局只成功一半,造成王军叛党对垒之势。但这一切不过顺手而为,雁王来到海境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找寻纵横家鬼谷一脉的后人。

雁王人物关系

编辑

雁王主要关系

霓裳公主

  
雁王的小妹,封号霓裳公主。爱慕策天凤,死于霓霞之战同时。
雁王曾前往琉璃树下取走代表小妹的琉璃串。 [3] 
默苍离

  
墨家钜子,于九算内乱之后追踪凰后进入羽国,化名万军无兵策天凤,辅佐雁王平定内乱。
收雁王为徒,有意让他继承钜子,最后因雁王无法一视同仁地舍得,不忍弑师血继而放弃。 [4] 
默苍离/策天凤/神弈子/黓龙君 默苍离/策天凤/神弈子/黓龙君
俏如来

  
史艳文长子,本名史精忠。拜默苍离为师,在经过一连串的考验之後,成功铸计、铸智、铸心,成为墨家新任钜子。与雁王师出同门,为其师弟。
雁王曾设七步棋围杀俏如来,但真实目的是借俏如来之手除去玄之玄。
凰后

  
在墨家九算中排辈第五,曾在羽国内战之时与雁王敌对,失败后离开。
丢失羽国势力后长期蛰伏于尚贤宫观察局势、暗中敛权,盛饰娆绰,风情万种,擅长收服人心。
雁王是凰后在九算争斗之局中一直等待的合作对象,目前二者维持合作上的平衡。

雁王其他关系

雁王人物评价

编辑
赤羽信之介先生倒是伤春悲秋,多情之人。
凰后
(欲星移:他就是……你一直在等的人?)
比你们更好的合作对象。
完全看不出情绪。
大智慧
而让你们来到,是要防范。
(藏镜人:防范什么?)
另一个人,也许……他不是人,而是一个纯粹的黑暗。
纯粹的黑暗中,又似尚有一点光明。
你确实是天下少有的人间龙凤,与你对谈,是一场心与智的双重考验,任何一名凡夫都难以招架。
缺舟一帆渡也许是因为你,太危险了。
你…太恐怖了。
欲星移真是虚无啊,想不到他竟然造就了像你这样的……黑暗。
善用地形、风向、日照、时间差,掌握每一个能左右两军胜败的关键,雁王的观察力,确实超人一等。
超乎想像的实力。
雁王就是一只怪物。
北冥觞一片绿叶便知青山,雁王的能耐,确实如羽国志异所载一般,难缠。
神蛊温皇雁王,真是勾人兴趣的对象。
雁王动作之速,判断之准,出乎我意料。
(欲星移:雁王可是难得的对手。)
他的对手,不会是任何一个人,就你所认识的默苍离,可曾有人被他当成对手?他是比俏如来更接近默苍离的人,甚至可以说,他就是第二个默苍离。
(凤蝶:你很了解他,因为你见过他了。)
我一点也不了解他。
智者最大的悲哀,是看清了人的软弱,而知愚昧无解,当这点质疑产生时,越是挖掘深思,越是感到可悲无力,最后,就会坠入这股深渊当中,雁王本身便是这个深渊,吞噬自己,也吞噬他人,第二个雁王,就是坠入这深渊当中,死去了。
就这一点来看,他就是最可怕的对手,我与默苍离永远不能成局,因为我们不可能在同一个棋盘上落子,所以永远不会有胜负,而雁王,谁也无法赢过他。
在雁王这种人身上,没任何事情不可能。
让天下大乱这种事情,有人做得比我更好。
公子开明死过两次的怪物,最善于推敲人心的……雁王。
气死,我太低估他的能为了。
狷螭狂
(未珊瑚:你是说……雁王?)
他是危险人物。
八纮稣浥雁王观察入微、判断之准,着实出人意料。

雁王精彩语录

编辑
墨武侠锋三十一集:谈忘今焉、铁骕求衣、欲星移、玄之玄世界上有四种人,死人、失败的人、愚蠢的人,以及……我。
墨世佛劫第二集:
查探地形
(赤羽信之介:你们的目的?)
说了,游戏就失去趣味了。
出远门的人,一定会讲两句话。第一句是,我什么时候会回来。第二句就是……再见。
墨世佛劫第四集:
对局赤羽信之介,真正的杀棋
最好的决定,往往也是意料中的决定。
我不爱无谓的争斗,就这样僵持下去也无妨。
万无一失,往往是万一有失。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有失败的开始,才有成功的一步。
墨世佛劫第九集:
谈苗疆乱局
他没选择的权利,因为他是王。
一个人越想得到的时候,就会越怕失去。可悲的是,想得到的越急切,失去的可能就越大。这是人性的弱点。
墨世佛劫第十一集:
孤立之计失败,利用浮动的军心、兵符及假扮王宫守卫的墨者引得苗疆援军自相残杀
我喜欢失败的第一步,因为失败,总是成功的垫脚石。
墨世佛劫第十二集:
面对凰后试探时的回答,将自己喻为无底的深渊
有一个人,他住的地方,有一个深坑,有一日,他想了解这个坑,到底有多深。他放索而探,而索短绌;他投了石,一去无声。他很好奇,他太好奇了。你认为,该怎样,才能满足他的好奇?
(凰后:就纵身跳入深坑,用亲身了解,这个坑,到底有多深。)
你落地了吗?
墨世佛劫第十三集:
初会地门大智慧与缺舟一帆渡
光明总自以为速度最快。但事实呢?黑暗始终在前方,静候着光明。
对我而言,没有什么不能。
输,算得上什么?只怕世上,没人让我赢。
墨世佛劫第十五集:
谈及地门
世上所有的冲突皆源自于执着,至今无人可以完全放下。
墨世佛劫第十六集:
布局地门
别再侮辱智谋这两个字了,如果你拙劣的手法,也能称得上是算计,那愚蠢两字在世上,就没被使用的机会了。
与其跟你联手降低胜算,不如我专断独行,还有机会重见光明。
师弟,你这次做了完美的判断。但是,太完美了。
墨世佛劫第十九集:
再会欲星移
自以为投奔光明,却坠入更大的黑暗。这是你们墨家十杰的通病,药石罔效。
目的从来不需要复杂。
太肤浅了,为了让自己的目标,有一个世俗的依据,甚至求得世俗的认同,所以想方设法将所有的行为,用意义包装。这层虚伪,是世上最脆弱的糖衣。你问我意义,那我,也只能用这个虚伪的形式,给你一个答案——消灭意义,就是我的意义。
唯有黑暗,能吞噬黑暗。
(欲星移:原来你还想毁掉墨家。)
毁掉墨家的,是墨家本身。
墨世佛劫第二十二集:
再会神蛊温皇
一个人若要攀上高峰,就要吃苦,就要流汗。虽然艰难,但当他伫立在高峰之上,他会发现,这一切,都是值得。
(神蛊温皇:反之,一个人若要向下沉沦,就相对容易多了。人啊,无论从哪里往下跳都很容易,因为坠落时的快感,通常都会伴随着罪恶的愉悦。)
如同过往的温皇一般吗?直到落地之后,才开始后悔。因为发现断崖下,是一处陷人的泥沼,是一个无可复的深渊,甚至是,一座夺人性命的火坑。
墨世佛劫第二十三集:
再会大智慧
你的信念,承担不了一滴血液的重量,救世?可笑。
你想改变世界,却不想亲手沾上血腥,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想独善其身,保持自我圣洁。你的救世建立在虚伪,你的坚定建立在软弱,你的圣洁更是对你无知最大的讽刺。
(大智慧:你在暗示什么?)
暗示?理解暗示太艰难,我不会这样刁难你,这已经是明示。
墨世佛劫第二十七集:
再会俏如来
(俏如来:这考验毫无意义。)
那不是意义,而是需要。每一个英雄故事中,最重要的人物是谁?是英雄吗?
错了,是我。是我让他们有机会成为英雄,有机会为了自己的信念而牺牲。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徒劳无功。世人不需要你的名字,你所维护的正义,会随着时代变质。唯一留下的,就只有英雄的名字。
我若真的怒了,九界承受不起。
墨世佛劫第二十八集:
诱导大智慧消灭缺舟一帆渡
我虽然对你的智慧不曾期待,但你总能展露出超越我想象的愚蠢。
还在顾忌,将你的双手,伸向最脏污的深渊,让他沾满洗不净的鲜血。你必须承认,你早已……满身污秽了。
墨邪录第十七集:
离间公子开明与炽阎天
可惜,被约制的人果真无法摆脱禁锢。
(炽阎天:如果我事后反悔?)
其实这是最不需要担心的问题,因为你一定会为这种举动……后悔莫及。
墨邪录第十九集:
初会应龙师
意义,我不需要。我的目的就是让游戏持续下去。
墨邪录第二十集:
布局诱出元邪皇
那条底线,注定他永远超越不了吾。
复杂的问题,会有简单的答案。
嘘 —— 今天我听到的蠢言蠢语已经够多了,让我清静吧。
墨邪录第二十一集:
告知公子开明前往不归路
我喜欢制造别人的麻烦,当然也不介意自己揽上麻烦,但是会因为麻烦而受到损害的人,绝不是吾。
墨邪录第二十二集:
连环局
你太得意了,得意忘形,戒之。
(应龙师:吾不会蠢得在这个关键时刻与你开战,除非你想战。)
你的愚蠢我无法判断,所以吾总是做好准备 —— 要试吗?
魆妖纪第七集:
再会梦虬孙
这就是你想出的解法?无根水造成的影响……太危险了。
(梦虬孙:原来我还是太天真了。)
不到半刻就背叛自己的信念,天真两字真是最宽容的说法。
魆妖纪第七集:
初会八纮稣浥
从前有一条鱼,主人每天定时喂食,从鱼苗到大鱼,风雨不改,日夜无阻。经验告知他主人是一个好人,有一天主人又来了,大鱼出水仰望,开口等食,但他等到的……是一支鱼钩。
魆妖纪第十集:
提点北冥皇渊
情报之所以称为情报,是因为任何细微的讯息皆牵动局势反转变化。
既称寡人,就该明白帝王路上孤高寂冷,注定难容他情。
理念不同,就算目标相同也不会选择同一道路。
魆妖纪第二十集:
谈及梦虬孙
一个人若自愿沉沦, 难以自拔,谁伸手,不是徒劳,便是同溺
魆妖纪第三十一集:
回忆默苍离
真正的严苛,不是非人的虐待,而是杀人诛心。

雁王登场剧集

编辑
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
273132
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
123456891011
12131516171819202122
2325262728293031 [5]  32
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
1245101215161718
19202122
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
4568101117 [6]  303132
40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1245678101213
14151619202931

雁王经典剧情

编辑

雁王七步杀棋尽墨局

雁王:师叔啊,又要少一个了。
俏如来:是局。
雁王:与他对付赤羽信之介,相同的局。我让玄狐攻击在金雷村的龙涎口,引来欲星移;欲星移出手,必遭玄狐所杀。
俏如来:师相若死,海境定然问罪,玄师叔就会遭受压力,但师相没死……
雁王:因为代替师相死去的,是鳞王。第一步失败,还有第二步。
俏如来:师相的压逼,使他不得不处理金雷村事件,他必然单独前去,因为他与玄狐交易过,所以他想利用这个机会,利用我做筹码,再与玄狐交易。这样,就坠入你的算计。
雁王:玄狐第二个目标,就是他。
俏如来:这就是师尊的遗愿?
雁王:消灭墨家余孽,让墨家重新回到黑暗,这不是师尊留给你的责任吗?
俏如来:赤羽先生会中计,是因为他对玄狐不熟悉,不知玄狐对认定的目标,如此执着。但同样的计谋,对赤羽先生不可能用第二次。更何况是原先布下此局的玄师叔。
(雁王疑问语气出声,但未出字幕)
俏如来:当玄狐攻击金雷村时,玄师叔就能料到必然有人陷害,依照他的个性,决不可能亲身犯险去见玄狐。
雁王:玄之玄必定会死在玄狐手下。
俏如来:为何你能如此肯定?
雁王:因为连这一步,也在意料之中了。
雁王:就算玄之玄避开了玄狐,第三步杀棋,也让九算第二个牺牲者出现。
俏如来:玄师叔武功不差,想杀他,也不是这般容易。
雁王:人易忽略自己身边的事物,玄之玄太过在乎尚同会盟主的位置,却没注意到他留在墨家的手下,早就被人收揽了。
俏如来:不止玄师叔的手下,五师叔蛰伏许久,按兵不动,就是要趁机收罗墨家暗藏的势力。你是与五师叔勾结!
雁王:为何到了现在,你连一声师兄都没叫过。
俏如来:因为这句话若说出……表示我们之间,必须为敌!
雁王:很好的判断。仔细听,这盘棋,一共有七步。你现在,想到哪一步了?
俏如来: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雁王:师尊不是常讲,用思考代替发问。因为我给你的,未必是线索。
(俏如来惊叹一声,迅速赶回了尚同会)
雁王:我讲过了,玄之玄必定会死在玄狐手下。
附俏如来离开后在小树林急急而奔时的OS分析,以配合解释雁王的局。
俏如来:栽赃嫁祸、调虎离山、拖延战术、以虚乱真、挑拨离间,这是一著连环棋!必须赶快(口白为赶紧)赶回尚同会!
雁王:这是,第四步。
附带26分28秒起俏如来、赤羽信之介以及欲星移的部分对话,完整雁王的七部杀棋局之说。
前半部分大意:欲星移也无法确认尸体是否是玄之玄本体,众人陷入僵局,无法与尚同会解释玄之玄背后身份以及所作所为进而改变尚同会针对方向。同时欲星移也与赤羽和俏如来合托情报,确认忘今焉与玄之玄的门人以及势力均被凰后笼络。
后半部分(口白略有简化)
赤羽信之介:这中间有不对之处。
欲星移:赤羽先生也看出来了?雁王说,这盘棋有七步。
第一步:借着龙涎口对我(欲星移)施压,借玄狐之手杀我(欲星移)。
第二步:无论我(欲星移)死不死,鳞族都会对尚同会施压,玄之玄对这件事情起疑,断然会以化身前往而死在玄狐手上。
第三步:化身不论死活,都可借着玄之玄的门人,确定玄之玄的位置,狙杀易容后落单的玄之玄。
第四步:他知晓赤羽先生必然追踪此事,再借故引开我(俏如来)拖延时间,让沐摇光湮灭证据。制造尚同会与玄狐的冲突。
欲星移:你(俏如来)为了避免伤及无辜,与玄狐宣战。但你有诛魔之利,对上玄狐足可一战。那这样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赤羽信之介:不对!
欲星移:赤羽先生也察觉问题了?
(众人分别沉思)
俏如来:先按下这当中的不对劲,现在的状况,与我当初因为魔瘟受困在正气山庄之时同样,在布局上,已经慢了很多手。雁王说他这步杀棋有七步,第五步又是什么?
(俏如来陷入固有思维之时得赤羽信之介提醒,疑心雁王是否只是放出一个虚无的烟雾弹,借以迷惑。俏如来以安抚玄狐保证龙涎口安定的要求请鳞族撤兵,欲星移同意。临走前提醒俏如来雁王和凰后联手后的危机万分。)
(俏如来与玄狐决战四方山,胜出)
雁王:俏如来赢了,先生不高兴吗?
赤羽信之介:第一战结束了,才是第二战的开始。
雁王:那……是不是更该就近保护俏如来?
赤羽信之介:吾正在保护他啊。吾与你,第二个战场。
(锻神锋带走玄狐)
雁王:出了四方山,便无埋伏可用。在尚同会群侠保护之下,只要看住吾,就能保护俏如来。
赤羽信之介:眼前看,确实如此。但对你,我们太过陌生。赤羽信之介,可不会因此松懈。
雁王:这是一个很好的决定。但最好的决定,往往也是意料中的决定。杀手,吾已经派出了。小心,这是第五步。
(墨家死士刺杀俏如来)
赤羽信之介:你……
雁王:他们是之前玄之玄安排进入尚同会的墨家死士。他们彼此熟悉,无任何辨识的方式。现在墨家,已经落入凰后的掌握。
赤羽信之介:这一著虽秒,但不足以致人死地。俏如来自有应变能力。
雁王:自西南北三方撤退,自己却退往这个方向。虽然避免了尚同会的混乱伤亡,却也让自己失去了群侠保护。这个举动,太仁慈了。
赤羽信之介:哈。
雁王:赤羽先生自信的笑容何来?
赤羽信之介:那是你自以为是的想法。退往东方,早就在计划当中。断后的人,自然也有所准备了。守在西面的燕驼龙,早就作好了阻止追兵的准备。在俏如来胜出的同时,就开始动作了。
雁王:这乃是常理之内的计谋。
赤羽信之介:既然在你的预料之内,那肯定也有下一步了。
雁王:阻止了绑手绑脚的尚同会群侠,俏如来,正赶往这个方向。
赤羽信之介:你要动手?
雁王:你要牵制吾?
赤羽信之介:还是你牵制吾,让九算动手?
雁王:还是他牵制你,让吾动手?
赤羽信之介:特殊的技能。一旦被熟悉,就做不了伏兵。他的脚步与气息,确实隐匿的很好。但赤羽早有提放。
雁王:真不愧是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将至了。或者雁王,该考虑尽展你的本领。
雁王:我不爱无谓的争斗,就这样僵持下去也无妨。
(俏如来赶到)
俏如来: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他们的目标果然是你,快离开。
(俏如来离开)
赤羽信之介:俏如来就要离开了,你的目标,不是钜子之位以及止戈流。
雁王:我说过了,我无意屠龙之技。但放你去救俏如来,那也是不可能。今日这战,应该是你赤羽,在中原的最后一战了吧。
赤羽信之介:先生真以为自己料事如神?如果赤羽约定的时间,不止是一年,而是三年呢?
雁王:难啊。西剑流在中原铩羽而归,元气大伤。而残忍联合,更是西剑流的背芒刺。
赤羽信之介:你知晓残忍联合?
雁王:你在抵达中原的同时,派去东瀛的探子,也离开了。残忍联合,由一群当年被西剑流歼灭的忍者派门集合。他们代表是残存的忍派,不是残忍的对手。他们要永远记住,他们的敌人,是曾经怎样残忍的对待他们。
赤羽信之介:西剑流过往的罪孽,是赤羽铸下。现在要谈和平,西剑流没资格。但也只能尽力弥补伤痕。
雁王:除非有人挑衅。挑动西剑流当然不容易,但是挑动带着仇恨的族群,那是轻而易举。
赤羽信之介:玩火,小心自焚。
雁王:火苗还未点引。
赤羽信之介:这是恐吓吗?
雁王:那你误会了。只是告知你,对于你的事情,一直都在掌握之中。
赤羽信之介:谁能掌握赤羽?你?
雁王:如果俏如来死了,你要留下替他报仇吗?
赤羽信之介:不可能的假设,就没推敲的必要。
雁王:万无一失,往往是万一有失。
赤羽信之介:万万不可,是用来形容挑衅赤羽。
雁王:战,最多也是杀你。杀你又能如何?你对俏如来的帮助,已经到最底了。我又何必杀你。
赤羽信之介:但杀你,也许会是我帮助俏如来的最后一件事情。
雁王:现在是谁在挑衅,你吗?方才走到哪一步了?第五步。
赤羽信之介:毫无威胁的一步。
雁王:那第六步,一定要有足够的威胁。(化出断云石)还记得这项东西吗?
赤羽信之介:断云石。
雁王:断云石的第一个特色,是会吸收使用者的功力,瞬间爆发。第二个特性,是它能判断使用者感应的内力。
赤羽信之介:吾明白,先生讲过,能用三颗断云石,在羽国就是绝顶高手。
雁王:那我…为何现在手上只剩一颗?赤羽先生,陷阱,是我亲眼在你面前所布下。
赤羽信之介:难道!
雁王:时间差不多了,这是,第六步。
(俏如来被断云石偷袭,凰后阻击)
雁王:第六步之后,就是第七步。一个真正对止戈流有渴望的人。
赤羽信之介:最后的九算。
雁王:某种意义上的最后。
赤羽信之介:吾以为,他们不再追逐止戈流的传承了。
雁王:那是墨家的一部分。只有得到诛魔之力,才是真正名正言顺的钜子,才是完整的墨家。
赤羽信之介:你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雁王:用思考代替发问吧。
赤羽信之介:那我答案代替发问。俏如来一定能平安。
(神田京一、剑无极拦阻凰后)
雁王:神田京一,剑无极。
赤羽信之介:战斗一结束,我就让神田与剑无极绕过四方山,前往东边出口支援俏如来。他们两人的轻功最好,在俏如来离开四方山之后,就能即刻抵达。你的目标是俏如来,离开四方山,就无所在埋伏,俏如来就脱离险境。还是,你仍有高手准备?
雁王:可能有。
赤羽信之介:那也无所用了。离开四方山,又无耳目埋伏,俏如来很快就能收罗到尚同会的会众,逃出你的掌握。
雁王:在完全不清楚我的目的与底牌的情况下,赤羽先生,仍然做了最好的安排。嗯……西剑流军师,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如果这七步杀不了俏如来,那我……只好承认失败。
赤羽信之介:这称赞,言不由衷;这眼神,也不是服输的眼神。
雁王:这称赞,确实衷心而发;这眼神,也确实不服输。七步棋杀不了俏如来,我也只能承认失败。
赤羽信之介:真正失败了?
雁王:承认失败,并不是困难的事情。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赤羽信之介:赤羽倒是不解,杀俏如来失败,你能得到什么收获?
雁王:杀俏如来失败?赤羽先生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吾承认失败的,是之前的事情。吾要杀的人,没杀成功。失败为成功之母,有失败的开始,才有成功的一步。
雁王:让玄之玄取代俏如来,你认为如何?
赤羽信之介:看来此战,到此结束了。请。
雁王: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想挽留赤羽吗?
雁王:一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我的目的是什么。布局杀玄之玄,却又设计让玄之玄杀俏如来,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俏如来说不定,可以多支撑一刻。而这个答案,必然关键。
赤羽信之介:你的答案也未必是真正的答案。谎言带出的,只会是骗局。请。
雁王:谎言带出的,只会是骗局。哈,是啊,这句话,当真没错。

雁王王者亡者启战端

苍越孤鸣:请阁下,全力应战。
雁王:利用空隙,求取情报,将计就计,以自身为饵,推算大战必在围地,藉援打围之策,欲一举歼灭潜伏的墨者,苗王率领的人马,现在,已经包围华凤谷了吧。
苍越孤鸣:人数不多,足够拦阻你。一切都在军长掌握之中。
雁王:用少量的精兵,避开了墨者眼线,可能造成的情报外泄,避免目标脱逃。铁骕求衣连这步都想到了。看来,我孤立之计失败了。但是……
(雁王拿出铁军卫的兵符,扔去苍狼方向)
苍越孤鸣:(疑问嗯)铁军卫的兵符。
雁王:我喜欢失败的第一步,因为失败,总是成功的垫脚石。(叉猡及苗疆精兵被潜伏墨者围杀)被墨者掌控的铁军卫,一共有四营。三思两营的破绽,是我故意留下。四个营人数虽少,但只要军心浮动,就可以轻易煽动哗变。是谁让军心浮动?是你。你拔了铁骕求衣的官职,欺骗了所有的人,包括你的军民。是谁调动部队,仍然是你,你给孟赫的兵符。
苍越孤鸣:你讲什么?
雁王:(轻哼)不会有援军了。孟赫用了你的兵符,对铁军卫下令,以勤王名义,七营、九营率先响应,突击了王宫兵马,吾再让墨者假扮王宫人马,袭击铁军卫。你的援军,正在自相残杀。苗王为防援军之内的墨者,两军并进,就已是最致命的错误。
苍越孤鸣:犯下致命错误的人,不止是孤王,也包括你。
雁王:在这个时候动手,真是愚蠢的气息,弥漫整个华凤谷。(凰后出现在山顶)动手吧。或许你杀的了我,但你必须赔上风逍遥,铁骕求衣,以及……叉猡与所有的苗疆精锐部队。或者,收起那愚蠢的气息,用你仅存的一点时间,阻止军队哗变,救援铁骕求衣。
苍越孤鸣:你的名字。
雁王:雁王,上官鸿信。
苍越孤鸣:孤王,此仇必报。(苍狼离开)
雁王:善用能人,也要有能人可用。苗王,你的股肱,保得住吗?

雁王光明无水两分界

(雁王故意派遣三名墨者进入佛国境内,让其受钟声影响,借被影响的脑识一见大智慧及缺舟一帆渡。)
缺舟一帆渡:你找的人,【是我吗?(与大智慧/念荼罗同时)】
大智慧/念荼罗:【是我吗?(与缺舟一帆渡同时)】
大智慧/念荼罗:这是你的邀约?来自羽国的访客。
雁王:地门是吗?
大智慧/念荼罗:你可以唤吾,大智慧。
缺舟一帆渡:或者,缺舟一帆渡。
雁王:大智慧。法号吗?
大智慧/念荼罗:是。
缺舟一帆渡:也不是。
雁王:哼。缺舟一帆,能渡何人?
缺舟一帆渡:缺舟不能渡人,悟者,能可自渡。
大智慧/念荼罗:如果世人皆能自渡,皆能领会得悟,那为何世间还有这么多痛苦?
缺舟一帆渡:是因沉沦苦海而求渡,非为求渡入苦海。你认为呢?
大智慧/念荼罗:爱河千尺浪,苦海万重波。若免轮回苦,大众念弥陀。
缺舟一帆渡:你的方法,也许太过。
大智慧/念荼罗:至今,你尚不能证明我是错误。
缺舟一帆渡:那何谓正确?
大智慧/念荼罗:乐登彼岸广慈悲,诸佛光明净罪业。
雁王:光明殿。
大智慧/念荼罗:你需要光明吗?
雁王:你说呢?
缺舟一帆渡:有缺才有欠,有欠才有需求。你看他,有需求吗?
大智慧/念荼罗:人总是活的痛苦拖磨,所以需要光明的力量。
雁王:洗去他人的记忆,便是你口中的光明。
大智慧/念荼罗:人在自己的哭声中迎接世界,在亲人的哭声中与世长辞。记忆建造了人生,爱憎怨怼,欲望执着,万般难放,心念纷飞。人生,可以喜乐平安,无罪无业,而能渡你摆脱痛苦漩涡的,便是光明。
雁王:你认为你能代表光明?
大智慧/念荼罗:或者说,光明代表我。
缺舟一帆渡:你尚不能。
大智慧/念荼罗:我不能。那你就能吗?
雁王:光明总自以为速度最快。但事实呢?黑暗始终在前方,静候着光明。
大智慧/念荼罗:光明与黑暗,有可能并存吗?
缺舟一帆渡:大千世界,为何不能?(雁王撇头看缺舟方向)心中若不存一点光明,那黑暗,也不过是一片…无水汪洋。(幻境转换,进入无水汪洋。)请用茶。(雁王手执茶杯,看向大智慧/念荼罗)此地是无水汪洋,方才说到哪里了?
雁王:无水非成渡,缺舟又何渡?
缺舟一帆渡:水,不正在你眼前的杯中?缺舟,不正在你眼界所及?
雁王:请用茶,是你第一句话。
缺舟一帆渡:茶的本质,仍是水。不是吗?
雁王:哼。很有意思。
(缺舟一帆渡看向大智慧/念荼罗)
缺舟一帆渡:你不喝吗?
大智慧/念荼罗:我在此地没看见茶。
(缺舟一帆渡放下笛,执杯饮茶)
缺舟一帆渡: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品尝缺舟的茶艺。
雁王:为何放下手中之笛?
缺舟一帆渡:此笛,本就不在我手上。
雁王:(轻嗯)
缺舟一帆渡:如何?
雁王:无味。
缺舟一帆渡:无味也是一种滋味。要再喝一杯,重新感受无味吗?
雁王:没这个必要。
大智慧/念荼罗:他无心喝茶,当然喝不知味。
缺舟一帆渡:那有可能是我火候控制的不好,才让此茶失了味。总有一种煮法,能让你感受到茶味。
大智慧/念荼罗:可惜了此茶,在人,不在法。
缺舟一帆渡:一种人,一种法,一种茶,一种法。
大智慧/念荼罗:那你何不验证?
雁王:很特别的剑。
缺舟一帆渡:你在哪里看见了剑?
雁王:在你的心中,在吾眼界所及之处,一片无水汪洋之中。
缺舟一帆渡:为何执着此剑?
雁王:此剑何名?
缺舟一帆渡:文殊。
雁王:文殊。(轻嗯)费了这么多唇舌,两位仍是错了一点。
大智慧/念荼罗:嗯?(与缺舟一帆渡同时)
缺舟一帆渡:嗯?(与大智慧/念荼罗同时)
(幻境再次转换,进入尚贤宫)
雁王:这是我的世界,由我做主。(对大智慧/念荼罗)你想渡我,你在我心中,可曾见过一丝光明?(对缺舟一帆渡)你也想渡我,你以为,我会追随光明。渡不渡,与谁渡,是我自主。
大智慧/念荼罗:一念之间而已。
缺舟一帆渡:或者,雁王还有其他的选择。
雁王:真要我选吗?谁要被消灭,只要决定好,我便相助消灭另一方,选择他的法,让他来渡。
大智慧/念荼罗:拙劣的挑拨,不能达到目的。
雁王:无所谓,我不介意失败在前,对我而言,没有什么不能。
缺舟一帆渡:确实没什么不能,但也许我能给予你什么,让你印证内心曾有过的光明。
雁王:(思虑)只要我想吗?(左手紧握成拳)
大智慧/念荼罗:无边黑暗,只要忘却,就能乐登彼岸,迎来光芒。
雁王:这也很有意思,不是吗?(看向缺舟一帆渡)我说过了,与谁,我无所谓。
缺舟一帆渡:也许是因为你,太危险了。
雁王:对谁?
缺舟一帆渡:对苍生。
雁王:对苍生危险,但对你们却未必。
缺舟一帆渡:这样的刺探,有意义吗?
雁王:达成目的便有意义,双方信息尚未平等之前,我也只能赌。
大智慧/念荼罗:你不怕一次就输的一无所有?
雁王:输,算得上什么?只怕世上,无人让我赢。
缺舟一帆渡:那雁王这次见面,得到多少讯息?
雁王:不多。地门的目标,大智慧的神通,还有…
缺舟一帆渡:有这样的筹码就够了。
雁王:我想,这样的筹码,还能赢得更多。你说是吗?大智慧。
缺舟一帆渡:我会期待我们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脑识会面结束)

雁王剖解谜局指五错

雁王:俏如来这方不敢放手攻击,地门却没这样的困扰。一消一长,就算是功力悉敌的对手,四大天护也能抗衡。何况,四大天护已是难逢敌手的战力,是吗?
大智慧/念荼罗:你是深沉的人,有准确判断的眼光。
雁王:有谋,假作无谋,这是骄兵之计。你想说,大智慧不只有智慧,还有智谋。
大智慧/念荼罗:为众生,不得不为谋。
雁王:别再侮辱智谋这两个字了,如果你拙劣的手法,也能称得上是算计,那愚蠢两字在世上,就没被使用的机会了。
大智慧/念荼罗:(嗯一声,未出字幕,情绪不明)
雁王:五个。这场决战当中,你最少犯了五个错误。
大智慧/念荼罗:哪五个错误?
雁王:第一错,坐井观天。被困在地门的井底之蛙,真了解当今天下的强弱之变吗?你脑中的高手,还停留在黑白郎君的时代吗?
大智慧/念荼罗:就算是你口中的黑白郎君,也不可能轻取四大天护。
雁王:第二错,自以为是。有一个人的实力,在你虏获的众人记忆中,还无法得知深浅。而他,有办法以压倒性的胜利,击败四大天护中的其中一人。
大智慧/念荼罗:(疑问嗯,未出字幕)
雁王:那个人就是……
(苍狼打败千雪)
雁王:你第三个错误,就是分兵对战。让四大天护有被各个击破的机会。
大智慧/念荼罗:(嗯声,未出字幕,思虑中)
雁王:想用你的意识感应,检查战况吗?现在,还不是时间吧?
大智慧/念荼罗:你又知晓我在何时能施展神通?何时又不能?
雁王:一开始的你,也许有能力掌握整个地门内的动静,但随着广泽宝塔的建立,你需要感应的对象口白误读为需要的感应对象)也越来越多。我想,无论你具备怎样的神通,也不可能监视到这么多人的意念。而留在这听我讲话,对你而言,该是很大的负担。
大智慧/念荼罗:你确实是天下少有的人间龙凤,与你对谈,是一场心与智的双重考验,任何一名凡夫,都难以招架。
雁王:那大智慧还能招架吗?
大智慧/念荼罗:我正在尝试。
雁王:我还以为你已放弃抵抗了。
大智慧/念荼罗:说回你讲的各个击破。就算你说的苍狼,真能克制千雪孤鸣,也对付不了其他三位天护。
雁王:四大天护是一个盾,足以挡住所有的攻击。你是这样想的吧?但是,怎样紧密的盾牌,只要出现一个缺口,就会全面崩溃。千雪孤鸣,就是那个缺口。他就是一个诱饵,这,才是俏如来的下一步。
大智慧/念荼罗:利用千雪孤鸣做威胁,要挟其他三人?
雁王:你真的有认真在招架吗?这句话是随口回应,还是深思熟虑的算计?
大智慧/念荼罗:你说呢?
雁王:我要说的重点,一开始就说了。你,大智慧,必将失败。
大智慧/念荼罗:你找寻我,就是要宣告我的失败吗?
雁王:只有一人,能助你起死回生。
大智慧/念荼罗:(哦声,未出字幕)
雁王:就是我。
大智慧/念荼罗:我想,你低估了大智慧。
雁王:(哦声,未出字幕,表疑问)
大智慧/念荼罗:这一战,地门必胜,因为大智慧…还有一张真正的王牌。
大智慧/念荼罗:时机一到,胜利终归在吾。
雁王:你最后的王牌,是什么?
大智慧/念荼罗:你只需要结果,然后追随大智慧。
雁王:你有胜算了?
大智慧/念荼罗:吾已经胜利了。你可以自己确认。
雁王:你的王牌,就是你的钟声吧?
大智慧/念荼罗:(嗯出声,未出字幕,表疑问)
雁王:每次钟声需要聚集力量,才能响动。六个时辰一响,是常态的规律;但在非常态的情况下,自然也有应付非常态的准备。当然,必须将所有积蓄的力量用尽,才能提早响动钟声。所以这一次过后,在短期内,你就确确实实不能发出钟声了。这是你第四个错误,轻敌。
雁王:你最后的错误,坐以待毙。完全不清楚俏如来在你身后,做了什么动作。
大智慧/念荼罗:灭却之阵。
雁王:当锻神锋不肯拿出文帝剑应战时,我便了解了俏如来全盘的计划,将一张废牌当成王牌,还虚耗了最后的力量,你所谓的智谋。
大智慧/念荼罗:我…
雁王:静。我正在思索,要如何用你听得懂的言语,向你解释局势。相信你已经利用方才的钟声,命令独眼龙与逾霄汉撤退。回去吧,死守光明殿,是你最后的抉择。
大智慧/念荼罗:你能助吾起死回生。
雁王:能。但我考虑过了,与其跟你联手降低胜算,不如我专断独行,还有机会重见光明。
大智慧/念荼罗:(嗯声出,大智慧消失)
雁王:该做准备了。(起身离开)

雁王故人重逢话旧事

雁王:神蛊温皇。
温皇:久违了,雁王。
雁王:八年前在羽国,你我初会,你曾说,男人是最受不起挑衅的生物。
凤蝶:你!
温皇:哦?所以,你今天来……
雁王:挑衅。
神蛊温皇:哈!雁王是不是弄错了一件事,此地可是神蛊峰啊。
雁王:怎样?我该顾及什么吗?(二人对峙,凤蝶压力之下额冒冷汗)
神蛊温皇:不用顾及什么,才能宾主尽欢。(倒茶,运功使茶杯滑向雁王)
雁王:(接住)久别重逢,就换吾做一回以诚待人的雁王吧。
神蛊温皇:雁王如此有心,吾又何妨作一个发问者来面对你的诚恳。
雁王:温皇欲从何处开始?
神蛊温皇:我见过策天凤了。
雁王:在中原,他不是这个名字。
神蛊温皇:现下羽国,相信策天凤已经是被遗忘的一个名字。
雁王:不属于历史的存在终究该被掩埋。
神蛊温皇:时过境迁,不知雁王是否还记得八年前的问题?
雁王:我回答过了,你也早该猜到答案。
神蛊温皇:那霓霞之战,欠缺的最后一块拼图也已经完成了。(倒茶)羽国志异最后一章的内容,雁王以三万大军逼杀策天凤于霓霞,策天凤率十七勇士尽灭大军。
雁王:这……还不是结局。
神蛊温皇:当然,结局是策天凤阴谋败露、逃离羽国,雁王平乱一掌羽国霸业。故事至此,便以数字草草结束。从此,羽国所有有关策天凤之事便没人再提起。
凤蝶os:羽国志异?策天凤?
(雁王逼视凤蝶,神蛊温皇察觉)
神蛊温皇:凤蝶,你先下去吧。
凤蝶:是。(离开)
神蛊温皇:是吾怠慢了。
雁王:遣走凤蝶,是怕我看出什么吗?
神蛊温皇:诶,带着猜忌的眼神怎称得上以诚待人呢。
雁王:温皇又岂会轻露破绽。
神蛊温皇:我们方才说到哪里了?是羽国志异吧。
雁王:一国兴衰,该用怎样的笔墨去形容?又该用怎样的目光去评论?羽国志异,哈!不过是九算凰后所撰,难道当中的真伪虚实温皇认真了?
神蛊温皇:假作真时真亦假,就算是假,就让吾越俎代庖作一点推论吧。
雁王:温皇请说。
神蛊温皇:霓霞之地上下皆是悬崖绝壁,崖隙凌空数十丈,铁索横悬。上由条石搭成尺许路面,下由石柱固定,周围时有旋风,行成一险道,羽国之人欲过尤甚不易。逼杀策天凤,当时的雁王非得选择在如此不利的地域接战吗?
雁王:兵贵神速,战机稍纵即逝,杀策天凤的机会不是随时都有。
神蛊温皇:这个机会确实不是常有,覆灭三万大军的这种机会,被隐瞒的真相。
雁王:(喝茶)是,被隐瞒的真相,是我们要那三万大军……无一生还。这就是霓霞之战的真相。
神蛊温皇:果然是最无情无义的战争啊。
雁王:这样就让温皇觉得无情吗?
神蛊温皇:不全然是,也可以说,(端起茶壶,倒茶)因为故事另一个人的无义造就了雁王的无情。引吾好奇的是当时的雁王对策天凤抱持着什么想法?(推过茶杯)
雁王:重要吗?(接住茶杯)
神蛊温皇:重要。吾一游羽国,唤民问之,人众皆不识万军无兵策天凤。仿佛羽国从不曾出现这号人物,连羽国志异也不曾听过。这中间雁王做了什么?
雁王:不过是中原始皇曾做之事。
神蛊温皇:难道是,祖龙一炬?
雁王:嗯。
神蛊温皇:哈!今日再会,让吾深感俏如来磨练得不够。
雁王:一个人若要攀上高峰,就要吃苦,就要流汗。虽然艰难,但当他伫立在高峰之上,他会发现,这一切都是值得。
神蛊温皇:反之,一个人若要向下沉沦,就相对容易多了。
雁王:嗯?
神蛊温皇:唉,人啊,无论从哪里往下跳都很容易。因为坠落时的快感通常都会伴随着罪恶的愉悦。
雁王:如同过往的温皇一般吗?直到落地之后,才开始后悔。因为发现断崖下是一处陷人的泥沼,是一个无可复的深渊,甚至是,一座夺人性命的火坑。
神蛊温皇:你方才好似说了过往。
雁王:嗯,我确实说了。
神蛊温皇:自古以来,无论是谁想站在群峰的最高处,都需学习如何忍受寂寞。
雁王:温皇站在群峰的最高处,看见了什么?
神蛊温皇:没什么。
雁王:没什么,是惯了风景,还是惯了寂寞?
神蛊温皇:雁王出现在中原,是厌了寂寞,还是厌了风景?
雁王:温皇已非昔日温皇。
神蛊温皇:雁王依旧是雁王。
雁王:今番良晤,我也该离开了。(起身)
神蛊温皇:你的介入,让我失了还珠楼。神蛊温皇不会喜欢失去的感觉。
雁王:让你入局,胜过让你在局外观望,欲星移也是这样想的吧。
神蛊温皇:我一人入局,未免寂寞。若无对手,局不成局。
雁王:你可以将九算当成对手。游戏,同样有趣。
神蛊温皇:是以一敌三让你支绌了?
雁王:我不介意以一敌四。
神蛊温皇:这张狂的语气,啊,熟悉啊。
雁王:神蛊温皇,已不是全无弱点。
神蛊温皇:哈!
雁王:第五次了,这样的轻笑。
神蛊温皇:哎呀,算得太过仔细,今日之会就失味了。
雁王:你惯于以轻笑掩饰内心,所吐的真话多少也非无迹可寻。
神蛊温皇:那吾该说,人人都有坏习惯,但温皇的坏习惯,也许,并非坏习惯。
雁王:地门之局,温皇的表现,上官鸿信拭目以待。(离开)

雁王孤鸿展翼覆九霄

雁王:那……你想通了吗?
俏如来:你让墨家门徒擒抓太子,是为了告知欲师叔太子已经被你针对,知晓这点的欲师叔自然会对太子留心。之后,你又将断云石赠送给太子,诱导他有恃无恐对付地门,加强他独自行动的信心。你知晓,只要太子独自行动,就会被地门所擒。再回归的太子,果然被师相轻易看出破绽。知晓你与地门联手的师相,势必在开阵之时将太子留在身边。除了保护,更为了监视。在开阵时再让太子恢复,你便借此机会暗算了师相。
雁王:还未抓到重点。事后推算计谋是基本,最重要的一点,我的动机。
俏如来:你的目标从来就不是我,我只是诱饵。你让师叔他们相信我是你针对的目标,其实你的目标一直是诸位师叔。设局让玄师叔杀我,其实是要借我之手杀玄师叔。你在苗疆引起动乱,目标也是军长。这最后一局,更是针对师相。你要的,不是他们的生命,只是削弱他们的能力,你要他们在对地门之战的时候,无法保全完整的战力。因此,你让我失陷在地门,又控制了大智慧行动的进程,让你有足够的余裕设计对付他们。
雁王:其实他们有机会放弃,玄之玄可以放弃暗杀你,铁骕求衣可以放下墨之一国,欲星移也可以别救北冥觞。
俏如来:你明知他们不可能放弃!
雁王:为什么?
俏如来:因为这是他们的信念!
雁王:(缓缓站起)要他们的生命对我而言,太容易了。而今地门之战将启,他们要如何决断?抱着受伤的残躯,冒着生命危险对抗大智慧?还是退缩等待时机?这才是考验。
俏如来:这考验毫无意义。
雁王:那不是意义,而是需要。每一个英雄故事中,最重要的人物是谁?是英雄吗?错了,是我。是我让他们有机会成为英雄,有机会为了自己的信念而牺牲。
俏如来: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雁王:师尊的一生,有求过好处吗?
俏如来:他是为了九界和平、安宁而奔走!
雁王:那我……就是为了动荡九界而存在。

雁王相关配乐

编辑

雁王雁啸

雁王角色曲
◎曲 / 编曲:愚人梦想 ◎ 曲长03:44
收录于《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剧集原声带上》
来自羽国的雁王上官鸿信,与俏如来同样师承墨家钜子默苍离,但当初并没有通过师尊的考验,故而性情大变。诡计多端,阴险毒辣,而且武功高强。

雁王墨潮汹涌

◎曲 / 编曲:愚人梦想 ◎曲长03:10
收录于《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剧集原声带上》
九算秘密基地尚贤宫内,暗潮汹涌,一触即发。九算原本之间就已不睦,又加上雁王的介入,使得原本紧张的情势更加剑拔弩张。

雁王鸿翼遮九霄

雁王气势曲
◎曲 / 编曲:愚人梦想 ◎曲长03:13
收录于《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剧集原声带下》
惊心动魄的打击破题,好似命运造访时的敲门声,硬是为九界带来一连串变局。沉雄的铜管乐章、毫不放松的鼓击、浓浓的金属音效,摹写雁王胸有成竹、睥睨自如的气势。
全曲后段,乐章来到戏剧性的高潮,将不安烘托到了极致,局势再次扭转,狂言再度成真,也是黑暗之心的再次展现。

雁王雁谋称智巧

◎作曲:李穆 ◎曲长03:19
收录于《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剧集原声带下》
强横的打击,让全曲甫开场就充满震撼感。而后,是更为绵密急促的打击加入乐章,一如高手过招谋中有谋,变化无穷,令人应接不暇的情形,也使乐曲的打击层次感愈加精彩。高速狂飙的电音,刺耳而猛烈,将听者攫入雁王与军长对决时彼此设下的连环计里,不到最后一刻,难知胜负分明。

雁王残忆心撩乱

◎作曲:愚人梦想 ◎曲长04:02
收录于《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剧集原声带下》
阴郁的开场、紧凑的打击,穿插着迷离的金属音效,象征混乱的思绪,在一片细碎刮擦声后尽归虚无。当声响再度出现,带着空洞回音的钢琴音符,暗示着俏如来已置身地门,错置的时空与回忆同样混乱。乐曲末段,澎湃的人声与打击,描摹雁王果决的脚步,再度为琉璃树送上一串项链,嘴角轻扬间,意图不明。 [3]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2016/09/24【布约而同】金光校园座谈会——三弦:雁王接近30,比俏如来大2到3岁。
  • 2.    2015/11/21【鱼雁往返】编剧座谈会
  • 3.    2015/11/21【鱼雁往返】编剧座谈会——问:雁王摘琉璃串的意义?三弦:那串琉璃代表的就是他妹妹。至于更多更深的想法,先不能讲。
  • 4.    【羽国志异】金光大汇演三弦文案雁王梦境  .金光布袋戏情报站.2016-08-28[引用日期2019-08-24]
  • 5.    大智慧的虚拟人格,真身未上场
  • 6.    与北冥异见面,未露脸
词条标签:
动漫形象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