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连安

编辑 锁定 讨论
常连安(1899年—1966年9月),原籍北京,满族正白旗人,相声演员。主要作品有《追车》《空城计》《山东人斗法》《黄半仙》《山中奇兽》《新旧婚姻》《大闹县衙门》《杂谈京剧》等。
中文名
常连安
别    名
常安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满族正白旗人
出生地
北京
出生日期
1899年
逝世日期
1966年9月
职    业
演员

常连安人物生平

编辑
常连安,师从焦德海。原名常安,北京人,满族。
七岁丧父。八岁时曾赴东北,在那里学京剧,唱黑头,兼演老生,艺名小鑫奎
十四岁进北京富连成班学京剧老生三年,与马连良于连泉等同科,萧长华在其本名常安中加一连安,取艺名常连安。后因嗓子“倒仓”(青春发育期嗓音变低哑)无法唱戏回家。
十九岁学变戏法,曾到张家口卖艺,在张家口,长子出生,因当地出蘑菇,取名小蘑菇
民国十二年(1923)张家口闹水灾,卖艺收入微薄,便携妻儿到天津,在三不管搭变戏法的万傻子(万子信之父)班,于明地演出相声。小蘑菇拜相声名家张寿臣为师,取名常宝堃
民国二十二年常连安被张寿臣代收为师弟,正式改行说相声。小蘑菇出师后,与常连安合说相声,子逗父捧。
民国二十四年起小蘑菇改由赵佩茹捧哏后,常连安便改为给二儿子二蘑菇常宝霖捧哏。父子们的相声在天津、北京演出和由电台播放,名声很大。
民国二十七年,常连安在北京西单商场创办了启明茶社其班社名为长春社),开始时白天是相声大会,晚上是杂耍,后日夜以相声大会形式演出。演员阵容强大,参加过启明茶社演出的曲艺名家有张寿臣侯一尘赵霭如刘德智于俊波华子元吉坪三、郭荣启、刘宝瑞张杰尧常宝堃、常宝霖、赵佩茹、孙玉奎荷花女白全福王长友王世臣罗荣寿等。每到茶社纪念日,还特演大型化装相声《福寿全》。该社还排演过《法门寺》、《连环套》等滑稽剧目。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1年常连安任天津市曲艺工作团团长,继续致力于相声的创作和表演。

常连安演艺经历

1909年随师去东北搭班,备尝艰辛。转年,又从吉林至海参崴献艺,连演三月,末打开局面。朱因负债过重,将小鑫奎转卖给一个姓丁的京剧艺人以“童伶花脸赛金钟”为号召,在东北各地搭班。十三岁时,一场大病几乎使他丧生。
常连安与儿子 常连安与儿子
十五岁时他幸遇良知携带返京,带艺加入“富连成”京剧科班,叶春善先生安排他入二科,萧长华先生为其定名连安,与马连良于连泉(小翠花)同科学艺,曾在开明、华乐园、三庆等剧场短期演出。
十八岁出科后因“倒呛”,高腔唱不上去,遂改教戏,曾协助吴铁庵排练老生剧目,并向民间艺人学会了戏法和十不闲、莲花落等。脱离吴家后,较长期在绥远、包头、张家口、宣化一带“撂地”变戏法和唱太平歌词。娶妻后双宿双飞,过着跑码头的流浪生活。
二十四岁喜得长子,暂时定居张垣。此时,他结识了辛文利等人,他们联合演出,在一起切磋技艺,后结拜为义兄弟。他们是大哥:辛文利,变戏法,撂地时的“穴头”;二哥肇锡贤,变戏法,联系演出,著名相声演员赵佩如之父;三哥焦少海,相声前辈焦德海之子,赵佩如之师;四弟常连安;五弟陈荣启原说相声,三十岁后改说评书。故此,同行们都习惯地称常连安为“四叔”,其实他在常家并非行四。

常连安培养儿子

常连安 常连安
常连安的长子乳名柱子,四岁时就随父撂地,因天真活泼,被当地人戏称为“小蘑菇”,不久就叫响了。初时只是为父亲站场子,逐渐地学会打锣、翻跟头、拿大顶、滚毛等技巧和问答逗笑,烘托演出,造成火炽气氛。六岁后又随父母走遍北京、天津、济南、沈阳等大城市,每到一处打场子“撂地”,均得到当地群众的支持帮助,遇有干扰和勒索时,总是有一些好心的“叔叔大爷们”出来排难解纷,慷慨资助。这时小蘑菇出息得更加伶俐可爱,常连安教会了他不少的“戏法哏”(也就是小段相声),如《蛤蟆鼓儿》、《小抬杠》、《算人口》、《家堂令》等,经他演来天然谐趣,为演戏法增添了色彩,也为正式说相声打下良好的基础。“小蘑菇”九岁时,经陈荣启介绍,在天津正式拜“幽默大师”张寿臣先生为师。当时,张寿臣正和陶湘茹搭伙,在泰康商场歌舞楼为“鼓界大王”刘宝全担任“倒二”相声,在同行中享有很高威望。张寿臣很喜爱这个面容清秀、欢眉笑眼的男孩子,就收为授业弟子,亲传技艺。同时代师收常连安为师弟。不久,张寿臣介绍他们父子到北马路宝和轩献艺,由常连安为子捧哏,一炮而响。此后又在侯家后义顺、北大关志成信、鸟市聚英、宫银号天睛、北马路北海楼、南市燕乐、通海等处担任中场相声,最后代替张寿臣、陶湘茹为刘宝全担任“倒二”。在与金万昌常澍田、王佩臣、高五姑、陈士和等前辈艺人同台中,受益殊深。此时,常连安为小蘑菇起名常宝堃,张寿臣也为其取名立侗,均末叫开。小蘑菇的艺名却红遍三津。特别是在仁昌、青年会电台直播节目后,更是家喻户晓。由于小蘑菇成为一代相声艺人的代称,所以常连安次子宝霖、三子宝霆、四子宝华就按序以“蘑菇”为名,经过父兄的教诲,加之不断投师访友,在“娃娃红”后,逐渐成长为优秀相声艺人。

常连安与儿子同台

常连安(右) 常连安(右)
常连安艺术素质很好,是个声相兼长的相声艺人,他由于荡迹江湖有年,颇知“业精于勤荒于嬉”,他不仅上台为子捧哏,精密烘托,台下也坚持不懈地钻研相声技艺,和儿子一起勤学苦练。他晚年曾自豪地说:“上台不分大小,下台可得立规矩,在家里我是宝堃的父亲和辅导员,可是学相声我们又是同学。”除了张寿臣的传授外,还不断向马德禄、郭瑞林、焦德诲、焦少海、周蛤蟆等著名艺人请教,刻苦实践,有时一天要赶三家剧场、两家电台,由于逗捧一起学,技艺提高得很快。他们父子合演的《天文学》、《大上寿》、《大保镖》、《对对子》、《父子诗》等,都有娴熟的技巧和解颐的笑料。常连安常教育子女:多学能耐,别贪玩,艺不压身,别荒废功夫。为了练好《学四省》、《山东二黄》、《上饭馆》、《拉洋片》一类“倒口活”,常连安总是认真学,反复练。为了学山东话舌根硬,他曾用妻子做针线活的尺抵住舌低试着找准发音位置,反复练习。三十年代,相声还没能普遍地登上舞台,常连安携子上园子,登电台,走堂会,在净化相声语言,提高艺术表现能力上做了不少努力,使自己和儿子们都进入了“名角”、“好角”的行列。三十年代中期,童伶“小蘑菇”十二岁,常连安三十六岁,爷儿俩站到台上很好看,逗捧之间虽长幼有别,但作为小孩儿向大人撒娇,滑稽巧辩,俗不伤雅。“小蘑菇”生得招人伶爱,逗人发笑,十四岁时仍然稚气未消,脸上似嗔似喜,又显得早熟。在《铃铛谱》、《反正话》、《切糕架子》中,父子逗闹有些谐语仍能归于天真淳朴。到宝堃十五岁时,常连安三十九岁,这时《天声报》发表了观众意见,电台也转来过听众来信,提到有些笑料俚俗,认为父子不宜过分玩笑。这些信给了常连安很大的启发,他拿着信跟全家和一些亲友进行了认真地研,听取了大家的各种意见后说:“最好马上给宝堃找捧哏的,我们爷俩儿不能使一场活。”宝堃恳请缓两年再分开,常连安却坚持立即分,理由是:“宝堃是该换一套活啦!不能再使‘小孩哏’了;艺术这事,行百里者半九十,何况你正式说相声才五年,还是请个好捧哏的吧!”就这样促成了常宝堃与赵佩如合作。

常连安与赵佩如交往

常、赵两家本来有交往,宝堃和佩如幼年常在一起,情同手足。赵长常八岁,艺名“小龄童”(另有艺名“宝琛”,是焦少海给起的,一直未用),曾由焦德海、少海父子传艺,在京津一带演出,有坚实功底。唯因音量窄,难响堂,未能红紫。二十岁后由杂耍园子返回东兴市场相声大会,逗捧兼长,尤擅捧哏。常连安觉得他与宝堃合作对双方均有益处,就亲自敦请。又宴请了张寿臣、陈荣启和连兴茶社的相声艺人,从此“小龄童”用赵佩如名辅佐常宝堃,他们密切合作了十四年之久。当时也有人提出:父子相声名震三津,一旦换人,深恐“小蘑菇”夭折。常连安却认为这是从“小孩红”过渡到“成人红”的必经之路。他经常敦促常、赵互相倚重,互相砥砺,互通有无。他们共同创作或改编了不少新节目,如《影迷离婚记》、《家庭论》、《封建婚姻》、《新灯谜》、《牙粉袋儿》等,把对口相声推向一个新的高峰。

常连安相声阵地

常氏父子在这时灌制了不少唱片,如《小孩语》、《相面》、《闹公堂》等,“二蘑菇”(常宝霖)擅演“贯口”节目,常连安又为他捧哏,在京津一带演出。常连安定居北京后,又敦促三子宝霆、四子宝华练功。1939年,常连安在北京西城区创建了启明茶社,邀请京津相声艺人日夜联合演出,以“相声大会”形式出现在小型舞台,较之“撂地”进了一步。常连安身兼业务主持、教师、演员三职,他对参加演出的同行提出三点要求:①要演完整节目,演出时尽量穿长衫;②使活要“归路儿”(规范之意);③要净化语言,演出前要在后台认真准备。
这个相声阵地延续十年之久,不少著名相声艺人如刘德智华子元赵霭如张寿臣侯一尘于俊波郭荣起罗荣寿白全福王长友、王世臣……都在这里洒下了辛勤的汗水。一些青年演员如孙玉奎赵春田苏文茂于连仲、于春藻和常氏弟兄宝霖、宝霆、宝华等,都在这里得到了锻炼。
常连安在启明茶社主持业务的十年,也是常氏相声蓬勃兴起的十年,他在向子传艺、为子捧哏中,不断积累,丰富相声技艺,自身表演能力也不断提高。他除捧哏外,还能逗哏和说单口相声。他口齿伶俐,台风潇洒,长于摹拟人物声音形态,各种“杂学”惟妙惟肖,不论哪类相声节目和高难度技巧,他都要亲自排练演出。他对相声《当行论》,进行了较大的加工,其中当行人与卖估衣的老者的对话,就是从生活中发现的。
1951年成立了天津市曲艺工作团,常连安任团长,他精力旺盛地投入工作,除了统筹全团业务,还进一步钻研单口相声、太平歌词,并向弟子高元钧学唱山东快书,有时还主动担任报幕。

常连安演出任务

由于常连安业务上是多面手,经常随团下厂和赴外地演出,有时每月要演近百场,他从无怨言,也从不索取额外报酬,只是把排练演出作为自己应尽的职责。常宝堃赴朝慰问演出牺牲后,他不愿涉猎对口相声,但根据工作需要还是抑制悲痛,为张寿臣、赵佩如捧过哏。在《黄鹤楼》、《对对子》、《八遍安》、《福寿全》、《婚姻与迷信》、《恋爱漫谈》、《财迷回家》中均有精彩表演,他演唱太平歌词白猿偷桃》、《雷峰夕照》、《刘伶醉酒》、《抗日英雄赞》等,能在铺场中即兴创作笑料,成为保留节目。更可贵的是,为了丰富曲种,常连安还挖掘了“十不闲”参加1957年第一届曲艺杂技会演。
六十年代初,他在繁忙的演出中,仍抽暇排练民间戏法,准备了“仙人摘豆”、“九连环”、“罗圈当当”等节目,时常在市内和外地演出。1961年市文化局举办魔术会演,他的“手彩”、“罩子”和铺垫说白,引起了与会者莫大兴趣。最能说明常连安思想飞跃的还是改编表演的单口相声。建国后单口相声创作一直是薄弱环节,常连安排除一切干扰,集中精力投入艺术创造。他说单口轻松活泼,口锋轻俏,神态逼真,动作幅度大,善于和观众“搭钩”,是一种有别于“讲述”的“演述”。他不仅常演传统节目《赛康节》、《别扭上学》、《山中奇兽》等文哏,还把《山东二黄》、《空城计》、《杂学唱》、《哭笑论》等对口节目改为单口。他还整理了一些“小八棍儿”,如《谢学土》、《君臣斗》、《山东斗法》等,还加工演出了新作品《追车》和《大师兄闹衙门》。……为单口相声的繁荣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常连安表演特点

编辑
常连安 常连安
常连安说相声活路较宽,捧逗皆能,尤其擅长说单口相声和唱太平歌词。他与二蘑菇合说的相声及他唱的太平歌词,曾长时间在北京的电台播放,家喻户晓。他和长子常宝堃、次子常宝霖、三子常宝霆、四子常宝华、五子常宝庆、六子常宝丰及其孙常贵田(常宝堃之子)、常贵德(常宝霆之子)等都说相声,代有传人,人称“常氏相声世家”。

常连安专场演出

编辑
1961年孟冬,天津市文化局举办了“常氏相声专场”,常氏一家祖孙三代演出了丰富多彩的相声节目。远在兰州的常宝霖偕伙伴全常保来津演出了《戏魔》、《洋药方》、《报菜名》;海政文工团的常宝华李洪基合演了《昨天》、《水兵破迷信》、《买卖话》,又为侄儿常贵田捧了《黄鹤楼》、《一封信》等;常宝丰也和赵佩如合演了《五红图》;“攒底”由常宝霆白全福合演《不同的风格》、《百花盛开》和《梦中婚》。常连安除在中场演出单口相声《当行论》、《空城计》、《黄半仙》外,还和宝庆、宝丰、贵田、贵祥合演了新编群口相声《老少对》。
1963年春,常连安随天津市曲艺团南下演出,因劳致疾,1964年组织上安排他退休。常连安不顾肝病折磨,以坚强的毅力坚持从事艺术工作,1966年不幸病逝。

常连安主要作品

编辑
类别作品合作者
单口相声《追车》《空城计》《山东人斗法》《黄半仙》《山中奇兽》《新旧婚姻》《大闹县衙门》《杂谈京剧》等
对口相声《书迷闹洞房》常宝堃
《闹公堂》常宝堃
《卖估衣(两版)》常宝堃
《大上寿》常宝堃
《摆卦摊》常宝堃
《学四省》常宝堃
群口相声《小孩儿语》常宝堃,常宝霖
《报菜名》常宝堃,常宝霖
开场小唱《发四喜》骆玉笙阎笑儒赵佩茹杨少奎等40位老艺人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演员 娱乐人物 大陆演员 人物